丽水有三宝,青瓷、宝剑和香菇。香菇的老家,庆元抢鲜争了去,龙泉人似有些不服,但一个县手握两宝,很多人非常知足。

  走进青瓷博物馆才发现,太对不起我毕业的杭大历史系了。哥窑、弟窑、龙窑;粉青、梅子青、窑变;金丝铁线,紫口铁足……一连串名词生生把我搞晕。听完介绍来到陈列窗前看各种碎片,讲解员小杨说,舒老师,现在要考考你,能看出它们分别是什么年代的吗?如果答不出来,那说明小杨没讲清楚。乖乖,明明是我的知识太过匮乏,她却先摆好了台阶让我下。山里人不仅纯朴,而且善意的一塌糊涂。

  早就听人说起过宝溪这个地方,它是美丽乡村,是易居市范点,是新农村建设样版,是龙窑的发源地,是国际竹建筑双年展的举办地……荣誉很多,标签很多。村官曾志华更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:青春年少时就去新疆等地打拚,三十而立后回家当村官,硬是把一个浙南小山村折腾成一个世界闻名的4A级景区。最最了不起的是,他不谋私利,公平公正,让人心服口服。全村999名村民,不能说大家都说他好(毕竟,还有很多是婴儿,还不会说话),但说他坏的几乎没有。

  “从龙泉县城到宝溪,路有点远,要一个半小时,而且都是盘山公路,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事先就有朋友再三提醒:宝溪虽然美,路途很艰辛。呵呵,运气真心不错。国庆前夕,通往宝溪的一条近路已经通车,可以省去近半个小时车程。龙窑传人丁军良是宝溪人,他一定要来帮我开车,说是那边的道路他熟悉。

  山路弯弯,风景这边独美。见到曾志华时已近中午。个头不高,和我差不多;肤色偏黑,明显是晒出来的,不象我,是纯天然的黑。对于村里的一草一木,他烂熟于心。对于宝溪的规划,他说的最多的是两个字:易居。他说,老百姓都不愿意住,年轻人都想着离开,再美丽也是白搭。为此,从2009以来,他想出了很多办法,让“看得见水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”慢慢变成了现实。个中的艰辛,估计可以写一本书。去年村两委换届,母亲和夫人给曾志华下了死命令,坚决不能再干下去了。他自己也已经下定决心,走人。但是,选举结束后,村里的党员骨干堵在他家里,恳请他继续当带头上。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我当时还是被感动到了,心里软了”。

  必须给宝溪的山山水水做个广告:宝溪的水清澈见底,你可以和成群的石斑鱼、彩鲤对话,还原一下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的对话意境;

  必须给宝溪的龙窑做个广告:形同龙一个的古龙窑,光是溪头村就保留有13座。这里是近代龙泉青瓷的发源地,是清末时期唯一一个窑火不灭的地方。非常不巧的是,就在我抵达宝溪的前一天,第25代‘丁裕顺号’传承人丁绍杰在著名的五股窑举行开窑仪式。错过这样的机会,惜哉惜哉。

  必须给宝溪的国际竹建筑文化村落做个广告:从老村庄穿过时光隧道,你就可以看到15幢风格迵异的竹建筑。没错,它们全部都是用竹子造的,而且都是大师的作品。查一下国际竹建筑双年展,你可以了解到更多有关这些大师作品的故事。丽水中学的胡碧漪老师写了一篇文章,标题是:思维着的精神是地球人最美的花朵。我深以为然。15幢竹建筑出自8个国家11位建筑大师之后,一幢幢住过来是不可能的,价格也比较高。我打算多加点班,晚上多蹭点单位盒饭,然后找机会去体验一次。

  离开宝溪又去了中国青瓷小镇。有了此前在中国青瓷博物馆的扫盲,心里终于不再是一片茫然。不过,青瓷文化实在是太过博大精深,云里雾里的感觉还是经常会有。平时口若悬河,此时只好是乖乖地、乖乖地当回小学生。互动区里可以做一回大师瘾,自己拉坯,自己刻字。烧好之后帮你寄回家,你可以留做己用,也可以送给亲爱的ta。真心青瓷小镇就建在国营龙泉瓷厂的旧址上。企业不再了,厂址成了景区;企业不再了,当年的核心骨干都成了大师。不灭窑火,生生不熄,但国营企业的生与死,传承与创新,其实也是一部改革史。

  (据掌上龙泉,原标题《“龙泉,越了解,越喜欢,直到爱上!”让我们来一起看看 新闻深呼吸“名嘴”舒中胜眼中的龙泉》,编辑暴妮妮)